法國隱居修女手工編織頂級蕾絲

纖細若天使的髮絲,純淨若少女的面龐。數百年來,一座遠離塵囂的法國修道院中一直堅守著這世間最珍貴神聖的手工織物。

藝術之都佛羅倫斯的豐厚文化土壤,堅守意大利精湛的傳統工藝,Stefano Ricci締造的男裝品牌注定登臨巔峰,散發王者之氣。

一根纖細的銀針,如天使髮絲般纖柔的絲線,在Colette修女的手上翻飛著。我們的雙眼隔著網格狀的鐵柵欄,緊緊地盯著那塊精緻華美的鏤空花邊——蕾絲,時尚界永恆的傳奇正是誕生在這裏,一座遠離塵囂的修道院內。

這座本篤會修道院位於距巴黎西行約250公里,一個名叫Argentan小鎮上。這座古老的修道院據史料記載,其存在最早可追溯至六世紀。它曾遭受過維京海盜的劫掠;在法國大革命時期,所有的修女都被驅逐遣散;在二戰時期被呼嘯而過的戰機轟炸。然而,在歷經多次毀滅性的劫難之後,它卻一次次被重建起來,直到今天,依然為在其中修行的修女們提供了一方安寧的庇護,也成為手工針織蕾絲這一傳統歐洲工藝的存世家園。

如今的修道院旁依然矗立著過往留下的殘垣斷壁,這讓這裏製作的蕾絲愈發染上了一絲歷史的神秘。滿懷著對這處法國文化遺產的敬意,我們為Colette修女送上了禮物——一盒自製的曲奇餅乾。這位慈愛的老人收下禮物時,臉上綻放出孩子般燦爛的笑容。「我1967年來到這裏,那時我23歲,現在已經過去48年了。」Colette修女平靜地說。儘管度過了如此漫長的看似平淡寂寥的修行生活,但透過這位71歲老人的眼睛,我卻讀到了一種幸福的滋味,是那種找到了人生真諦的人才有的內心的歸屬和平和感。

當我們問起Colette修女,她們是如何開始製作傳統手工針織蕾絲的?她為我們詳細介紹了法國手工蕾絲的歷史。在十六世紀的法國,一位女性能夠身著精緻優雅的蕾絲,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情。可惜當時的法國並未掌握蕾絲的製作技藝。在路易十四統治時期,蕾絲主要依靠從意大利進口,且價格不菲。眼看大筆的資金流往國外,路易十四的財政部長Jean-Baptiste Colbert決定禁止進口蕾絲這種奢侈品。與此同時,為了滿足愛美的法國女性的需求,法國政府從意大利威尼斯邀請了一些蕾絲工匠,來到法國諾曼底地區,教授當地人製作蕾絲的技藝。這種早期的家庭蕾絲手工作坊,主要分佈在法國Alencon和Argentan等幾個城鎮。充滿藝術靈性的法國人還創造了許多新穎的、更精緻的蕾絲花樣,這讓法國蕾絲產業大有後來居上之勢,贏得了「女王的蕾絲」這一美譽。

儘管如今被當作時尚經典的蕾絲風光無限,但在十八世紀時,蕾絲曾因過於珍貴而一度需求量大減。Colette修女告訴我們,傳統的手工針織蕾絲價格非常昂貴,一片小小的五厘米寬的手工蕾絲,現在的售價高達730歐元(約1,146加元)。然而,這個價格事實上還遠遠無法體現出手工蕾絲的真正價值。「傳統手工蕾絲是真正的奢侈品,一片不大的蕾絲往往就要花費幾個月才能完成。」傳說十九世紀時,英國的維多利亞女王大婚所穿婚紗上的大幅蕾絲,是由一百多個工匠連續六個月不眠不休地製作出來的。

Colette修女的話讓我們對美麗的蕾絲從欣賞多了一份敬仰。想像一下,從黎明至黃昏,每日單調辛勤的工作,最終讓一根絲線蛻變成精美絕倫的藝術品。這其中所付出的耐心和堅毅,恐怕只有最虔誠和純潔的心靈才可以做到。修道院的修女們將自己對生命昇華的不懈追求,編織進了那細密繁複的蕾絲裏,如同毛毛蟲在變成美麗的蝴蝶前,為自己編織的繭夾。

然而,隨著現代工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傳統手工藝改由更為高效的機器來代替生產,在如今的時尚界已經難尋傳統手工蕾絲的身影。儘管這讓更多人可以使用和享受蕾絲帶來的優雅和美麗,但在Colette修女眼中,這些表面看似同樣精美的機器織出的蕾絲,其實質是無法與傳統的手工蕾絲相比的。「現在他們都在使用工業生產的蕾絲,而不是傳統手工針織蕾絲。英國凱特王妃在婚禮上穿了一件機器織的蕾絲婚紗,那條長長的蕾絲也是法國製作的,價格同樣非常昂貴,但那並不是真正的蕾絲。」

但是,仍有一些老主顧,如酒店、教堂、個人等一如既往地支持著這項傳統工藝,他們堅持使用這種手工針織蕾絲來做桌布、婚紗和洗禮帽,即便要付高出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價格。對於熱愛藝術、熱愛生活的人們來說,純手工的製品總是有著不可替代的、獨一無二的魅力,裏面蘊藏的鮮活的生命力和不朽的靈魂是不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

在聽完Colette修女的講述之後,當我們再看到Prioress修女製作針織蕾絲的過程時,心中已是滿滿的感動和敬佩。在靜謐的修道院裏,製作針織蕾絲的過程也是悄無聲息。一根細細的絲線,在一根銀針上繞過去再穿過來,拉緊,原本纖細的絲線變成了較粗的樣子。然後重複整個步驟,在某些地方留下空的針腳,某些地方則持續編織,直到細細的絲線一點點地增長,按照圖紙的樣子,逐漸生長出花卉、動物等各類圖案,層次分明、精緻無比。

「藝術會幫助人們找到神靈。」Prioress修女和藹地說:「同時還可以賦予我們耐心、堅毅、謙卑、靜默等美德,在蕾絲中你可以看到這種神性的美。」我們想Prioress修女的話也許代表了目前住在修道院的32位修女的共同心聲。Colette修女告訴我們,她們眼下歡迎來自世界各地有志來此修行和學習手工蕾絲的人們。現在修道院中有法國、埃及、毛里求斯和東非來的修女,曾經還有三位韓國修女來此到訪過。

當我們離開時,修女們每天寧靜似水的生活依然在繼續著。像一個家庭一樣,她們共同分擔家務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祈禱、誦經、製作蕾絲。「這真的是一門很好的手藝,是一項我們不應遺失的寶貴遺產,是我們用雙手創造出的傑作。」Colette修女說:「如果我們可以為這個世界展示一些美好的東西,那我們就應該去做。僅僅是出於這一個原因,我們也應該讓手工針織蕾絲的技藝延續下去。」

攝影  Gaelle Didilion ; Abbaye Notre-Dame d’Argentan

相關文章

命運中的時尚之光

在人生最黑暗的歲月裏,是時尚為Grit Seymour帶來了美好和希望,讓她最終成為了享譽全球的知名設計師。

聖潔的舞蹈

十三年与中国古典舞的相伴相知,雕琢出周歌如今美好的样子,宛如从中国古画中走出的女子。

重現唐人街傳奇

功成名就之後,Carol Lee回到她生長的地方,創辦了溫哥華唐人街基金會來幫助重現家鄉昔日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