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瑞士頂級鐘錶品牌帕瑪強尼

帕瑪強尼創始人米歇爾.帕瑪強尼談他眼中的時間

剛好是在約定的採訪時間,米歇爾.帕瑪強尼出現在了我們面前,正如由帕瑪強尼打造的頂級鐘錶一般精準。在當今世界製錶業,即便是以傳統精湛手工工藝而著稱的瑞士錶廠們,也有許多品牌放棄了單一廠家全線打造時計產品的傳統生產模式。改為採用引進購買機芯等零件加以組裝的新模式,來降低成本。然而,就在這樣的大背景下,1996年才成立的瑞士鐘錶界「新生代」品牌帕瑪強尼,卻難得的擁有自己的獨立生產線,成為全球極少數能完成整件時計產品的頂級鐘錶品牌。

做為帕瑪強尼的創始人,米歇爾‧帕瑪強尼自己便是一位傑出的鐘錶機械專家。當我們問起他當年是如何走入鐘錶行業,並在其中鑽研了超過四十個年頭。米歇爾微笑著告訴我們,他至今還清楚地記得,他第一次修復一塊超過百年歷史的古董懷錶時的情景。「是好奇心讓我走入了這個行業。」米歇爾說道:「我的好奇心讓我去探索過去的鐘錶製造技術。」

除去滿足自身對於鐘錶機械的好奇和興趣,身為一位瑞士人,米歇爾更將延續當地古老的鐘錶製造技術看成是自己與生俱來的使命。而為了完成這項使命,米歇爾付出了許多努力。「我已經孤身奮戰了二十年。」他感慨地說:「所有人都勸我放棄製錶業,改去做銀行或是保險。但我覺得如果未來的年輕人無法得知這項寶貴的工藝遺產,那會是很悲哀的事情。因為這是一種文化,非常重要。」

在米歇爾心中使命感的召喚下,帕瑪強尼成為了瑞士傳統製錶技藝的捍衛者。「我曾見證了製造業那些劃時代的精湛技藝,我希望能繼承它們。」在帕瑪強尼成立之初,米歇爾把許多精力都投入在了修復珍貴的古董鐘錶上。像是來自瑞士製藥業巨頭Novartis旗下的山度士家族基金會,便出於對帕瑪強尼鐘錶修復技術的高度信賴,將自己跨越了約五百年歷史,總計超過一百件鐘錶藏品的修復維護工作,全部托付給了帕瑪強尼。這些藏品中包括了製錶業歷史上最重要的一些作品,還有俄羅斯珠寶大師Carl Faberge的作品。

從這之後,帕瑪強尼在古董鐘錶修復行業的地位從未被撼動過。因為他辛勤卓絕的工作,許多堪稱藝術品的鐘錶業傳奇之作,也得以重見天日。例如,由寶璣在十八世紀製作,頂部有一個自動上鏈計時器的擺鐘Pendule Sympathique。當這件傑出的鐘錶作品在索斯比拍賣行拍賣時,曾被專家們鑒定為不可修復。然而,這卻絲毫未動搖帕瑪強尼挑戰自己鐘錶修復技術的信心。在經過兩千小時辛苦的工作之後,帕瑪強尼創造了奇蹟,Pendule Sympathique恢復了昔日的光彩,並最終被位於日內瓦的百達翡麗博物館拍走。

談起古董鐘錶修復,米歇爾特別強調了它與普通鐘錶維修的不同。他坦言,一件古董鐘錶和其中蘊藏的寶貴技術遺產,總會讓他對過去的工匠們心生敬仰,從而內心更加謙卑。「我們一直被深深地吸引著。」米歇爾滿懷真摯地說:「這一切,究竟是誰做出來的呢?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傑作。」米歇爾形容帕瑪強尼的鐘錶修復室裏瀰漫著教堂一般的神聖氛圍,這其中朝聖般的心情,恐怕只有真正投身和熱愛製造業的工匠們才能體會吧!

1996年,從古董鐘錶的歷史積奠中汲取了豐富養份的米歇爾開始打造自己的奢華時計品牌,品牌命名為Parmigiani Fleurier,這是在向帕瑪強尼的所在地特拉瓦谷區致敬。在兩個世紀之前,這裏還是一片鄉村,製錶工匠們往往是夏天照顧田地牲畜,在阿爾卑斯山漫長的冬季裏製作鐘錶。特殊的氣候環境讓傳統的機械錶製作技術在這片山谷中生根發芽,在過百年的時間裏,這裏誕生了眾多享譽全球的頂級鐘錶品牌。至上世紀九十年代,特拉瓦谷區已經擁有超過七百名鐘錶工匠。

正是這些代代傳承的工匠們讓瑞士的鐘錶製造業保留下許多獨樹一幟的特色和傳統。例如,帕瑪強尼的工匠們會在腕錶機芯最細小的零件上雕刻精美的花紋,而這些花紋在安裝進腕錶之後,是根本看不到的。「如果你問帕瑪強尼的工匠,為甚麼要裝飾鐘錶裏面的零件?他們也許會看著你,覺得你大概是瘋了才會這麼問。」米歇爾笑著告訴我們:「這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傳統,這個該這麼做,而且要一直這麼做,這些山谷裏的工匠們就是要把鐘錶做的從裏到外都精美無比。」

堅持著最傳統的工藝,帕瑪強尼在風行全世界的石英錶和電子錶中顯得是如此卓爾不群。他們的時計產品平均年產量僅為大約六千枚,其中包括預約訂製的產品。每一件都是全手工打造,至少需要耗費四百小時的工時來完成。

推出的系列之一——Tonda 1950,並成為帕瑪強尼的標誌性作品。完美詮釋了機械與藝術相容的均衡之美。

儘管使用傳統的手工製作,這卻並未影響帕瑪強尼對機芯功能與性能的不斷完善和提升。像是中國的月曆、萬年曆等這些複雜功能,都出現在了帕瑪強尼的產品上。其著名的布加迪超級跑車腕錶,更是採用了獨特的雙盤顯示設計,小錶盤與大錶盤之間呈九十度角,這樣司機在開車時,無須轉動手腕即可看到時間。這項史無前例的設計價格不菲,布加迪超級跑車腕錶目前在北美的售價是$230,000美金。

「我們以過去為依托來打造現代的作品。」米歇爾告訴我們,帕瑪強尼並不僅僅只是復興過去的技術,還有其中許多理念性的東西。「在機械與美學之間也要有個平衡。」米歇爾解釋說:「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創立自己的品牌。」

如果你頭腦中對米歇爾所說的理念還有些模糊,那當你拿起一件帕瑪強尼的作品時,米歇爾的意思便不言而喻。例如,以創始人出生年份命名的「1950 Tonda」系列。這是帕瑪強尼最初的作品之一,極度簡潔的外觀卻盡顯優雅和時尚。整塊腕錶小至一個螺絲孔都是由手工打造。錶背則採用了近期機械腕錶常見的透明設計,讓人們可以盡情觀賞這世間最富美感的機械律動。「這是在向人們展示鐘錶製造技術。」米歇爾說:「的確,對我來說,在腕錶的外觀和內部之間選擇,內部當然是完美的。」

採訪最後,我們問起米歇爾這位鐘錶製造「發燒友」,是不是早已把工作看成了一種享受。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是的,當然是享受。」此時,我們看到了他眼中閃過的光芒和不經意便湧上臉頰的微笑。這讓我們相信帕瑪強尼做為一個時計品牌必將會隨時間一同延續,直到恆久。


攝影 Parmigiani Fleurier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