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獲法國騎士勛章的羽毛藝術家

鳥兒絢麗的羽毛在藝術家Nelly Saunier手中煥發出全新鮮活的生命力,並受到了全球各大奢侈品牌的青睞。

當大自然的奇蹟與人類的智慧和靈巧的雙手相遇,又會誕生出怎樣一幕絢麗靈動的盛景呢?

在巴黎郊外一個古樸的村莊裏,一位少女正坐在一棵老橡樹的枝杈上休息。這時,一隻艷麗的黃色金絲雀落在了樹上,離少女僅有咫尺之遙。少女的目光立刻被這美麗的生靈吸引了,鳥兒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欽慕之意,開始往少女的方向跳動,越來越近。興奮的少女伸出雙手想要迎接這位披著美麗羽毛的新朋友,不想卻讓牠受到了驚嚇。金絲雀撲一下飛走了,留下了一根金黃的羽毛,像是一件禮物。少女拾起它,在陽光下細細端詳羽毛上那細膩的紋理,變幻的光彩,彷彿進入了另一個神奇的世界。

「我從小時候起就對自然和鳥類非常著迷。」羽毛藝術家Nelly Saunier告訴我們:「羽毛輕盈、靈動,總是能給我靈感。我對於大自然的純淨和簡約之美總是非常敏感,鳥兒與生俱來就有它們自己的優雅,從來不會去欺瞞甚麼。」當可愛的鳥兒們還在枝頭唱著歌,Nelly已經開始用它們的羽毛製作最精美的工藝品了。

這些羽毛工藝品已經登上了Jean Paul Gaultier的T臺,閃耀在Harry Winston和Van Cleef & Arpels的頂級珠寶飾品上,甚至還出現在了好萊塢的大銀幕上,像是童話題材的電影《彼得.潘》。「羽毛藝術對於我來
說,可以無限地通過各種藝術語言、文化和媒介來傳遞情感。」Nelly感慨地說。

跨界合作

Nelly從未將獲得的榮譽視為創作羽毛藝術品的動力,她更看重如何從幾十年的經驗中不斷提升,讓這項技藝到新的高度。「羽毛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材料,是一個世界中的世界。」Nelly告訴我們,她每次創作一件新作品,都感覺像是獲得一次新生。「我的每一位合作伙伴都贊同我從自己人生中獲得的準則和理念。當然,也需要很多的溝通。最終的結果,總是一個全新的、史無前例的美學範例又問世了。」

在與Harry Winston合作時,Nelly創作出了一件工藝精緻復雜的,可以拆分出一個羽毛胸針的項鏈錶。她煞費苦心地讓羽毛與金屬、寶石以最完美的方式結合起來,創造出令人完全預想不到的效果。「Harry Winston,在我眼中,是一個精緻非凡的小世界。」Nelly解釋說:「這就有必要改變一些傳統的使用羽毛的方法,在保持自然美的前提下,去創造出美不勝收的視覺效果。」

在與法國時尚品牌Jean Paul Gaultier的合作過程中,長尾鸚鵡那彩虹般的羽毛出現在了高級時裝上,提花毛衣上的「羊毛材質」看上去前所有未有的華麗。「我用羽毛製作出了羊毛的效果,讓羽毛變成了華麗的羊毛。」
Nelly略帶羞澀地笑了起來。

Nelly對於羽毛藝術的傑出才能,甚至引起了一些高端家具品牌的注意,Thierry Drevelle便是其中之一。「Thierry Drevelle的家具多由珍稀木材製作,這是我們的共同點,都熱愛珍貴的自然材質,同時關注它們的保護和再生。」這次惺惺相惜的合作,最後演變成Nelly描述中的「一場冒險」。「我們的目標是將兩個之前從未產生過交集的領域結合起來,用羽毛和木材做出家具上細緻的鑲嵌。我們最後完成了一件傑出的藝術品。」

羽毛故事

「羽毛是我的生命,它是一種存在,一種心境,羽毛本身就是一種情感。」在Nelly眼中,要想成為一位羽毛藝術家首先要瞭解羽毛本身。「為了捕捉到羽毛的美麗,它們不同的紋理和豐富的種類,你必須先去學習關於相關鳥類的知識。」像是它們是如何飛行的;它們對太陽、風和天氣的變化有甚麼反應。為了瞭解這些,Nelly曾周遊過許多地方,跟隨鳥類學者去實地學習。「這種學習是一個日積月累的過程,我的知識每天都在增長。Nelly很欣慰地說。

豐富多彩的鳥類世界和五彩斑斕的羽毛,讓Nelly的工作總是可以那麼與眾不同、生機勃勃。「我先用畫筆把我的想法描繪下來,還要研究各種各樣的羽毛。做出圖表、素描、色版、纖維樣板、紋理樣板。通過完成這些費
時費力的研究,各種羽毛的視覺效果,像是線條、色彩的折射都會裝進我的腦子裏,然後用到創作中。」

技藝傳承

說起近代羽毛裝飾品和藝術品的歷史,應始於法國。從十八世紀法蘭西「絕代艷后」Marie Antoinette那奢華的羽毛裝飾座墩,到一百年前風行巴黎街頭的有羽毛裝飾的帽子。在1860年至1914年期間,藝術在歐洲蓬勃發展,其中也包括羽毛藝術。「那時的市場對羽毛製品的需求量很高,女士們會戴羽毛裝飾的帽子,還經常改變裝束。」Nelly告訴我們。

但隨著經濟危機和世界大戰,羽毛裝飾品成了奢侈品,在歐洲罕有人問津,以至於如今製造羽毛裝飾品、藝術品的工坊已是屈指可數。好在Nelly有決心讓這項傳統的手工藝延續下去。「製作羽毛藝術品是很傳統的工藝,非常精細,還有著特殊的技術,因此作品不會因時間而褪色。我會把這項嚴謹古老的技藝傳遞下去,避免傳統的流逝,這樣新一代也會瞭解這項工藝的來龍去脈。」

Nelly此言非虛,她已經在巴黎一所名為OctaveFeuillet的職業學校內教了二十年羽毛工藝品製作。她現在會精心挑選學徒,傳授給他們她的寶貴經驗。「當我開始教學,羽毛變成了一種媒介,並不是現在這種時尚。」不過,我們相信Nelly的學生們必然可以將她對於羽毛藝術的熱情和靈感延續下去,在未來創造出更多令人歎為觀
止的時尚和裝飾藝術品。
在2008年和2012年,法國文化與傳播部長分別授予了Nelly「Chevalier des Arts et des Lettres」(藝術與文學騎
士勛章)和 「Maître d’Art」(藝術碩士),以表彰她為羽毛藝術的保存和傳承所做出的貢獻。「部長被我打動了,因為我漫長的藝術之路,還有我保存、推廣一項瀕臨消失的傳統技藝的願望。」

據悉,Nelly最近將前往日本京都,拜訪那裏一所著名的法國機構Villa Kujoyama。看來,Nelly不再需要為這項技藝的消逝而擔憂,精美的羽毛藝術品正在像鳥兒一樣,飛往世界各地,傳遞著關於自由、創造、智慧和美麗的傳奇。

攝影: Van Cleef & Arpels ; Harry Winston ; Sébastien Coindre © Piaget ; Nelly Saunier

相關文章

聖潔的舞蹈

十三年与中国古典舞的相伴相知,雕琢出周歌如今美好的样子,宛如从中国古画中走出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