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lha

高原上編織的珍寶

稀薄的空氣、凜冽的風雪,在自然條件異常嚴酷的青藏高原之上,一位來自美國的美麗女子用双手編織出了世間最輕盈溫暖、細膩柔美的織物。

益西德成(Dechen Yeshi)告訴我們,當地的藏族牧民們都會喊她德清。她是一位來自美國的姑娘,父親是西藏人。2004年,22歲的德清和母親一起來到西藏,那時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電影人,手拿母親買給她的大學畢業禮物,一臺相機,想為熱愛和精通紡織的母親拍攝一部尋找高原神秘織物的視頻。

「我的母親生長在巴黎一個富有歷史文化的環境中。她的祖父母喜歡收集一些精緻美麗的掛毯。這讓她覺得買一樣東西並不僅僅是買一個品牌的名字,而是要有背後的故事。」幸運的是,德清和她的母親最終找到了這種僅存於青藏高原的珍貴纖維和織物,而她的命運也由此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Norlha yak wool
犛牛絨質地溫暖輕柔,是一種非常獨特又稀有的編織材料。

初識犛牛絨

在德清還上高中時,她的母親在一本歷史書中看到西藏人身著一種叫做朱巴的美麗披肩,是用青藏高原特有的犛牛毛織成的。犛牛是西藏特有的動物,有「高原之舟」的美稱。牠們體格強壯、渾身披滿濃密的長毛,能耐零下30至40度的嚴寒,在流傳數千年的藏族文化中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德清的母親之前一直想尋找一種質地最完美的纖維來紡織披肩,曾做過許多嘗試,甚至用過駱駝毛,可不是過於粗糙厚重,就是不夠堅韌保暖。在看到犛牛的那一刻,德清的母親憑直覺感到這就是她想要找的。所以,當德清剛一大學畢業,她就拉上了這位想拍電影的女兒,兩人一同踏上了尋找犛牛絨的旅途。

Norlha yak wool
Norlha的製造工藝使犛牛絨可以被用來製造更大件的織物。

初到西藏甘南地區的德清被那裏的貧窮深深震撼了。沒有自來水,沒有互聯網,牙膏和洗髮液凍成了冰疙瘩,電力似乎僅僅用來照明,距離遙遠的村落之間連一條像樣的公路都沒有。「我原本對遊牧生活有著很浪漫的憧憬,但當我真正去到那裏,發現牧民們的生活真的很艱苦,物質條件異常匱乏。這讓我想到,如果真的能找到織造犛牛絨披肩的方法,也許可以在當地生產,最起碼讓人們有些工作機會。」

經過一番試驗,德清的母親發現犛牛絨真是一種極佳的紡織材料,可惜之前從未被外界發現和瞭解。甚至藏族人也只是在使用簡陋的工具和技術紡織出粗糙的犛牛毛面料用於搭建帳篷,而不是穿在身上。這意味著要想將犛牛絨織造成精美的披肩,並送到巴黎和歐美高端市場,德清和她的母親不僅需要復興一項近乎失傳的傳統工藝,還要對其進行大力提升。

在一番思量之後,德清決定要留在西藏甘南,說服當地的牧民們來幫助她一起找回這種傳統的藏族織物,並成立起專業的生產工坊。她把自己的頭髮紮成藏族女性的樣式,換上質樸的衣服,每天遊歷在各個村落之間。「當地人起初很難相信我一個美國人會長期留在這裏,如果我半路堅持不下來跑掉了,這會讓他們的處境很麻煩。」慢慢的,德清用自己的真誠和堅韌打動了牧民們,她說是她的信仰幫助她克服了那些生活上的艱苦和周圍的質疑。「我是一名藏傳佛教徒,不僅是那種形式上的,而是從思想上接受那種教化。這讓我得以認識和接受周圍的存在,調節自己的心理去變得更幸福、更滿足。」

Norlha yak wool
德清一直堅持用本地藏人來為產品做宣傳模特。

突破難關

2005年,德清拿著父母東拼西湊的一筆錢,在西藏甘南創立了Norlha犛牛絨製品公司,可這僅僅是第一步。「使用犛牛絨來紡織真是一項挑戰。」德清感慨地說道。犛牛絨是犛牛身上用來禦寒的一層緊貼皮膚的絨毛,長度有三、四厘米,直徑只有不到20微米。犛牛絨的產量很稀少,通常三十頭犛牛身上出產的牛絨才能編織成一條披肩。此外,犛牛絨的質地還有些不規則的彎曲,這讓紡線和編織時更難掌控均勻度。

「我們的工坊都是手工生產,人的手不是機械,保持長期一致性很困難。但如果要生產最高端的產品,這就不是降低品質的理由。」德清和她的母親為了編織出最高品質的披肩,曾前往尼泊爾學習當地傳統的織造技術,那裏織造的羊絨圍巾和披肩是舉世公認的頂級紡織品,被稱作「軟黃金」。德清決心將這門經過無數工匠在漫長歲月中積累而成的精湛技藝帶回西藏,用犛牛絨織造出如羊絨般奢華的織品。

從清洗到染色,從紡線到編織,德清和母親花費了兩年時間,終於整理出一套完善的犛牛絨編織工藝。來到今天的Norlha工坊,會看到整排的老式紡車在工匠們手工的推轉下,緩慢勻速地轉動著。這些紡織工都是當地的牧民,每人至少要進行六個月的專業培訓才可進入工坊工作。他們紡線時並不靠眼睛判斷毛線是否粗細均勻,而是靠長期養成的手感和經驗。紡成的細線要再合二為一,製成用來紡織披肩的更堅固的雙股毛線。這些毛線會被穿在紡織機的針孔上,每臺機器上垂直的緯線超過四千根,全部要手工一根根穿上去,過程中不能有任何錯位。

Norlha yak wool
從左順時針:德清在細心指導工人。Norlha西藏的紡織廠內景。

「一旦發現有一點提升空間,我們就會研發一項新技術去實現它。」德清定期邀請尼泊爾的紡織大師親自到Norlha對產品和工藝做出一些評定和指導。每一條披肩都被放在燈光下仔細檢查,保證表面均勻平整,沒有毛結。再經過工匠最後的修剪和熨燙,成為一條精美無暇、無比柔軟溫潤的成品犛牛絨披肩。

德清對自己親手打造出的產品充滿自信。「我想設計師們會喜歡犛牛絨質感的衣服、帽子、飾品和包包。這種面料的用途是無止境的,我們真的感覺自己做出了一項偉大的發明。」在青藏高原就地取材,由當地的藏族牧民依照傳統工藝,純手工精心織造,每一條Norlha披肩在誕生的過程中都如藝術品般擁有了獨一無二的性格和情感的注入,這正與許多國際頂級奢侈品牌所倡導的理念不謀而合。

在感覺萬事俱備後,德清向巴黎推出了自己第一個產品系列,那裏是她母親生長的地方,也是全世界的時尚中心。在最初與幾位時尚業人士會面之後,德清的犛牛絨製品並未立即得到她所期待的熱烈反饋。「那些時尚公司不想成為第一個下訂單的人,因為他們擔心我們沒有專業生產和製造的經驗。」面對挫折和懷疑,德清沒有氣餒,她繼續約見其它時尚公司。終於,現在隸屬於Berluti旗下的品牌Arnys成為了Norlha的第一個客戶,這讓德清感到無比興奮,而上天對她精誠之心的慷慨回報似乎才剛剛開始。

Norlha yak wool
德清一直堅持用本地藏人來為產品做宣傳模特。

終獲成功

2008年,隨著Norlha披肩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巴黎時尚圈,犛牛絨這種珍稀的纖維也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它那前所未有的細膩柔軟又不乏質樸粗獷的質感,令許多頂級奢侈和時尚品牌對其一見傾心。愛馬仕、路易威登、浪凡、巴爾曼、Visvim、Bergdorf Goodman等紛紛被Norlha誕生過程中的故事和製作過程中所飽含的人文精神深深打動,進而與其合作。

面對紛至沓來的訂單和在媒體上有增無減的熱度,德清難得地保持了一份平和冷靜。她說,她已經把家安在了西藏甘南,她依然願意與每日在工坊內辛勤勞作、以此謀生的牧民們一同生活在這片全世界最聖潔的藍天之下,彼此是朋友,也是家人。德清很自豪地告訴我們,如今工坊所在的地區已經修建了更好的道路,牧民的生活有了明顯改善。當地還接通了互聯網,這讓她可以通過網絡直接在線銷售產品,還可以向世界各地的客戶們講述犛牛絨製品背後的許多故事。

德清說:「我要告訴客戶,這些犛牛絨披肩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的牧民們用他們的雙手編織而成的。我們要為全世界帶來這樣一個理念,你衣櫃裏的物品是可以有故事的,代表著你是誰和你曾到過的地方。它們的意義不應僅在於應季或是時髦,而是可以成為生活中最溫馨美好的陪伴。」

Norlha yak wool
左圖:德清信仰藏傳佛教,她把家安在了西藏甘南,與牧民們一同生活在這片全世界最聖潔的藍天之下。右圖:德清一家人。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Hemmerle-Jewellery

百年珠寶品牌的詩意訴說

BrunelloCucinelli

時尚隱士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