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飾藝術的新生

提起歐洲裝飾藝術,人們首先想到的必定是恢宏的壁畫,精雕細琢的廊柱、天頂,以及教堂裏莊嚴神聖的彩繪玻璃窗。至20世紀中期,這些曾經輝煌了幾百年的藝術形式,在二次世界大戰,工業革命等一系列歷史劇變的衝擊下,逐漸走向衰落。

當我們來到Gorman Studios的時候,望著眼前正在忙碌著的藝術家們和他們面前巨大的玻璃板,很難看出,這間成立於80年代初的工作室,正在創造當代最傑出的裝飾藝術作品。只有當作品完成時,這些中式藝術風格的裝飾品,鍍金玻璃彩繪,中國漆面屏風等,才會煥發出動人心魄的魅力。而這裏的主人Peter Gorman則是當今世界最傑出的古典裝飾藝術家之一。

「動物園」主題的房間屏風,飾有鈀金葉、水墨以及日本漆油彩繪。照片由Gorman Studios提供

在上世紀50年代,藝術家Isabella O’Neil在紐約開辦了一家藝術工作室,結果大獲成功。隨後,她的得意門生Gail Lawrence又把裝飾藝術帶到了加州的舊金山。當只有二十幾歲的Peter,剛開始接觸到一些在大理石和木材上畫裝飾畫的項目。他想找一所學校來學習這方面的技藝,結果,他遇到了Gail Lawrence。

時至80年代,Peter回到溫哥華,成為了當地第一位裝飾藝術畫家,並成立了Gorman Studios,他把自己的成功歸功於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和好運氣,「我是世界上少數的,恰好有天賦來成就自己最喜歡的事的人。」此外,Gorman Studios的成功,還和14年前的一次偶遇密不可分。「我去了一趟維也納的美泉宮,得知他們正想要修復兩間裝飾有中式漆製壁板的房間,但在歐洲卻找不到能勝任的工匠。」

Peter Gorman, Gorman Studios的創始人兼創意總監。照片由Gorman Studios提供

Peter回到北美,立即找到自己的恩師,中式裝飾藝術專家Gail Lawrence。聽到Peter想承接這個項目的想法,Gail告訴Peter,他還遠遠沒有做好準備。Gail隨後來到了溫哥華,幫助Peter培訓他工作室裏的藝術家。與此同時,師生二人也在不斷研究和發展一些傳統的裝飾藝術技法。

「我們最驕傲莫過於,改進了鍍金彩繪玻璃鏡子的工藝。傳統工藝是先製成鏡面,然後把需要繪畫的地方打毛,再用手工繪製。我們把程序倒了過來,先把手繪部份做完,然後再完成鏡面的製作(這樣比較省力),不過,作品的價格還是非常昂貴。」看著眼前這些美侖美奐的鍍金彩繪玻璃裝飾品,我們很難想像它們該如何用金錢來衡量。這些類似的創新讓Gorman Studios成為了業內翹楚。「我們現在能自己製作大幅面的鋼化玻璃,這樣大的彩繪玻璃在傳統工藝中是聞所未聞的。你看這些已經做好的彩繪玻璃板一週之內就要運往印尼首都雅加達了,每一塊玻璃都有3.4米高,1.8米寬。即便是在歐洲,也找不到能做出這種規格尺寸的地方。」

為印尼私人住宅中廚房所製的東方風情漆面牆板。專利技術不但令該項目的大型規模成為可能,而且為作品增添了現代感、深度以及亮度。照片由Gorman Studios提供

在Gorman Studios,這種新技術和製作概念的引入,還包括Peter在數年前開始從事的中式裝飾藝術。「現代的建築藝術可以適應各種內部裝飾類型。尤其這種(從18世紀起就風行歐洲)中式裝飾風格總是用特別豐富的質感和細節,以及設計上的微妙之處來詮釋各種文化的精髓。這和彩繪玻璃很像。」Peter說Gail曾經分類了30種不同風格的中式裝飾藝術類型,從歐洲的法國、意大利,到南美洲、中美洲,每個國家的藝術家都可以用自己對中式風格的理解,來描繪出帶有本土風格的藝術品。

位於德克薩斯州達拉斯的私人居所。以塗油釉料繪畫的帆布部份在工作室內製造,圖為現場組裝正在進行中。設計顧問:Hayslip Design Associates。照片由Gorman Studios提供

而Peter一直對這種文化融合的產物抱著欣賞和好奇的態度。他曾參觀倫敦的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並在那看到了有幾百年歷史的中式漆面屏風。「如果在10年或12年前,有人告訴我說,他要把整個一間屋子都做成中式漆面屏風的效果,我肯定不相信。但後來,我真的遇到過這樣的客戶。」事實上,承接類似的項目是件非常有挑戰的事情,因為這需要6至10名藝術家的通力合作。「要讓這麼多人畫出的感覺,像一個人畫成的。除去藝術指導們的努力,一些工藝上的改進也是必須的。傳統的亞洲漆器工藝,有20~30個工序(這樣裝飾一個房間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我們想辦法整合改進一些工序,但達到的視覺效果卻和傳統的完全一樣。」

Oro Bianco室內設計公司設計的一處倫敦住所內,由Gorman Studios打造的一面訂製手繪仿古鏡子。照片由Gorman Studios提供

正是Gorman Studios在藝術和技術上的不斷發展和改進,讓這些可能隨時面臨失傳的精美裝飾品,再次走入了人們的生活。但Peter卻將這些歸功於顧客們對美的不懈追求,「我們有一位中國客戶,她不想要純粹中國傳統的東西,但又想加入那種味道。我們反反覆覆的根據她的意見來修改我們的方案,最終,我們實現了她想要的效果。這些顧客的反饋,正如我們的藝術指導,不斷督促我們去嘗試新的材料,新的技法,這才是真正實現飛躍的時刻。」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