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travel
Matcha is finely ground powder of specially grown and processed green tea leaves. The traditional Japanese tea ceremony centres on the preparation, serving, and drinking of matcha as hot tea, and embodies a meditative spiritual style. Photographer by Dragana Djorovic / Shutterstock.com

行遍天下的尋茶人

一位生長墨西哥的化學工程師,在一次偶然的山中徒步旅行中與茶相遇,從此揭開了一場芬芳悠長的「尋寶之旅」。

在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長大,Pedro Villalon和世界上所有住在其它熱鬧喧囂的大城市的人一樣,各種飲品是一天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份。從早上的一杯咖啡開始,啤酒、葡萄酒、威士忌,以及墨西哥的國酒——龍舌蘭酒,不斷登場,直到夜幕深沉,人們陸續回家安睡。

但有一種在世界其它地方廣為流傳的飲品,在Pedro的生活中卻幾乎從未出現過,那就是茶。「我的生活中沒有茶。」直到有一次前往中國旅行,Pedro才與茶戲劇化地相遇了。他在中國的一座大山中,遇上了一位手拿斧頭的男人,就像小說裏那些被世外高人贈與了武林秘籍或是仙藥的幸運男主角一樣,Pedro喝到了改變他一生的茶。

Tea-plant
中國境內大山中的茶葉種植園。中國是茶的故鄉,茶文化源自於中國。《詩經》有雲:「采茶薪樗,食我農夫。」早時茶葉是用來做「茶粥」的,摻和調味佐料,與粥共煮食用。春秋戰國時期,茶已經開始作為一種飲品。秦漢之後,飲茶之風日盛,逐漸融入了中華民族的日常生活之中。 攝影 feiyuezhangjie / Shutterstock.com

其實,當初Pedro去中國是因為工作原因。工作之餘的一次假期中,Pedro前往雲南的南糯山半坡老寨徒步旅行,一位當地的居民在路上遇到了他。「他問我是不是吃過飯了。」看到對方和自己一樣的比其它中國人更黑的膚色,Pedro心中湧起了一股親切感。「他是當地少數民族,哈尼族人。他請我去他家吃飯,我就去了。」

原本只是打算去吃頓午飯,「最終我卻待了好幾天。」Pedro笑著說:「那些晨霧籠罩的山巒和原始的生活方式讓我想起了故鄉墨西哥,真是太美了。我們圍著爐火做飯、吃飯、聊天。他們那時有了自來水,但還沒有煙囪,沒有其它的。」

儘管兩人的母語都不是中文,但並未妨礙他們一見如故地談了很多。Pedro得知自己這位新朋友名叫楊思,是一位製茶人,家裏存放了足有二十公斤茶葉。「我全給買下來了。」Pedro回憶說:「茶裝在麻袋裏,是那種綠色的嫩芽,完全不像一般的綠茶,很特別。」就在這次山中奇遇之後,Pedro決定做一名「尋茶人」,去尋找這世界上品質最好、最與眾不同的茶葉。

我們如今見到Pedro時,他已是溫哥華O5精品茶館的主人。他既是茶道師,也是一位茶文化的國際傳播者。他的店內雲集了從世界各地搜集來的珍稀茶葉,還有他整理出來的關於茶葉產地的土壤、氣候、生態、文化,以及茶葉生長和製茶過程的信息。在店內古樸與現代相融合的氛圍中,在長長的木質桌案前,Pedro為到來的客人泡上了一壺清茶,開始娓娓道來他前往世界各地的「尋茶之旅」,下面就讓我跟隨他過往的腳步,一品這些名茶產地的沁人芬芳。

探古尋幽——黃山茶村

多年來,Pedro曾前往的茶園數不勝數,但作為茶葉源產地的中國,始終是他最主要的目的地。身為一名西方人,Pedro甚至去過一些在中國都罕為人知的偏遠茶園,其中一處便是位於浙江省的板橋村。那裏臨近黃山,村子沒有開通公路,只能靠步行。那一次給Pedro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僅是當地出產的茶葉,還有那裏的老人不知是否因為常年喝茶的關係,身體格外硬朗。「我朋友詹志方的岳父已經八十多歲了,毫不費力就爬上了山。不僅是他,我們還遇上了其他年邁的村民,他們抽旱煙、喝酒,牙齒都掉光了,不過走起山路來健步如飛。」

當訪客們氣喘吁吁地來到山村,他們會在那裏得到一份美妙的獎賞。「我們喝到了那裏村民自己種植、製作的茶,有一種可可和橡木的味道。毫無疑問這種茶是有機的,那裏的一切都是純天然、無污染的。」在Pedro心目中,這些在中國大山中發現的茶,就如同茶中的化石,茶樹和製作工藝都是代代相傳,不知已經走過了多少代人。沿途黃山外圍山麓那原始美麗的風貌,更是尋常旅行中難得一見,讓Pedro現實領略了「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這句中國俗語所包涵的讚歎之情。

Tea-travel_Huangshan
黃山附近隱于大山之中的古老茶村。攝影 beibaoke / Shutterstock.com

追根溯源——長興茶鄉

從山中歸來,Pedro談起的另一處茶園是位於湖州市附近的長興,被他稱作文化潮人的張文華,在這裏管理著兩座風景秀麗的森林保護區,其中便有茶園。而這裏之所以享譽國際的另一個原因,是茶圣陸羽在這裏完成了自己的傳世《茶經》;中國歷史上第一座皇家茶廠,建於唐代的貢茶院也在這裏,長興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世界茶文化發源地。

張文華不僅經營茶園,並把她製作的茶葉出口到世界各地,還主持修建了一座陸羽博物館。作為一位國際茶友,Pedro對張文華格外欽佩。「她可以製作出在中國幾乎已經失傳的,唐代的茶葉。還有陸羽研究出來的紫筍茶,這種茶有蜂蜜和蜜豆的回味,手工製成硬幣的形狀,有些像韓國茶餅。」

Chinese-Tea-travel_Changxing
長興的大唐貢茶院,中國茶文化發源地,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座皇家茶廠。如今是長興的著名景區。整個建築順山勢而建,恢弘古樸。置身其中,彷彿錯身千年前的時光,感受茶文化的悠遠靜雅。攝影 beibaoke / Shutterstock.com
Chinese-Tea-travel_Luyu
中國茶圣陸羽的塑像。攝影 beibaoke / Shutterstock.com

普洱傳奇——雲南映像

提起中國出產的茶,就不能不提近些年很受歡迎的雲南普洱茶。普洱茶是一種生長在雲南的獨特茶樹,它不是矮小的灌木,而是高大的喬木,根據製作工藝分成熟茶和生茶兩種。Pedro會選在每年的四月前往雲南尋找普洱茶,順便會參加當地傣族人的新年慶祝活動「潑水節」,同時還有龍舟賽和花燈會。

不過,最令Pedro興奮的還是他可以和自己的另一位茶友,普洱茶專家盧志明先生見面。這位原本在製藥廠工作的化學分析師,在2002年進入了茶葉行業,醉心研究竹筐小堆熟茶的發酵技術,被人稱作「茶癡」。由他製作的普洱茶,保留了古茶樹的醇厚滋味和內質,即便是回到北美,Pedro也可以從中回味出原始質樸的雲南味道。

Tea-travel_Pu'er-tea
晨曦中的普洱茶園。
攝影 Nickolai Repnitskii / Shutterstock.com

熱帶古茶——穿行老撾

離開雲南,Pedro來到了與中國接壤的老撾,這裏古老的茶樹,生長得郁郁蔥蔥、高大挺拔。「在這裏摘茶葉要費力些,樹太高。」Pedro說,「這裏的人們也同樣製作和普洱茶類似的茶葉,但不能叫做一樣名字。普洱茶這個名字是有源產地保護的,但即便不叫普洱,這裏的茶葉同樣是古老和香醇的。」

每次來到老撾,Pedro的朋友小陳都會開著自己的貨車來接他,他們從勐海縣開到豐沙裏,路上足足要行駛24小時。「路況確實有些糟糕,但你可以沿途欣賞到這個國家的風貌。」Pedro的語氣裏滿是興奮。「我們看到年邁的奶奶在路旁洗漱。他們會喝冷飲,像是冰啤酒,這點很不錯,在中國一般啤酒都是室溫的。」

Tea-travel_Laos
老撾首都萬象的古老佛像。攝影 ae ssp / Shutterstock.com

南美茶園——智利海畔

Pedro走遍世界的尋茶之旅,自然不會忘記他的故鄉南美洲,一處位於智利的茶園。那是世界上最南端的茶園,同時以出產優質的葡萄酒而聞名。茶園的主人是一間大型的德國製藥公司,在1986年,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洩漏事故之後,擔心核污染會擴散至德國,該公司在智利買下了這塊農田,用以種植草藥和其它農作物,當中就包括茶樹。

「之前那裏並沒有種植茶樹的歷史。」智利的領土非常狹長,幾乎縱貫整個南美大陸,是世界上海岸線最長的國家之一。智利南部海洋性的氣候涼爽多雨,與茶葉源產地浙江溫暖濕潤的氣候有些相似。這間德國公司的試驗栽種計劃最終取得了成功,如今這處名為Salus Chile的茶園欣欣向榮地生長。「茶樹生長的很茂盛,還是有機的。」Pedro把這裏的茶葉帶回了O5,如果有機會,他也很想回去看看那片偶然在南美落地生根的茶園,碧綠的茶樹在面臨大海的款曼山坡上蜿蜒,在當地是一道別樣的風景。

Tea-travel_Chile
智利南部海洋性氣候涼爽多雨,與茶葉源產地浙江溫暖濕潤的氣候有些相似,使得茶葉種植園得以存活。攝影 JavierSepulveda / Shutterstock.com

日式抹茶——遠渡東瀛

最近,Pedro將自己的O5開到了日本東京,在有名的時尚購物區澀谷區有了一個小小的服務窗口。之前他就曾將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製作過抹茶的朝日抹茶帶到了北美的店面裏,令顧客品嚐到了地道日式獲獎抹茶的清新芬芳。這種源於中國隋唐時期,以春茶嫩葉殺青製成的茶餅,在飲用時需以石磨研磨成粉末,如今多見於糕點、糖果等美食,是茶葉家族中歷史最悠久,風味最獨特的類別。

Tea-travel_Mocha
日本飲用抹茶的器具。抹茶起源於中國隋唐時期,將春天的茶葉嫩葉,用蒸汽殺青後,做成餅茶保存。飲用前放在火上再次烘焙乾燥,用石磨碾磨成粉末。攝影 PhotographyTTL / Shutterstock.com

在O5,來自世界各地由Pedro精心選擇的茶葉,會被以最純淨的方式沖泡,不會添加任何其它香料和糖、甜味劑等。店內最獨特的一款茶葉名為「時間旅人」。「這是一棵五百年茶樹的樹葉製成的紅茶,味道就像杏子,最特別之處在於它可以反覆沖泡13次。」

無論是南美安第斯山脈上的種植園,還是中國山區裏人跡罕至的村落,亦或者老撾崎嶇道路畔那高高矗立的古老茶樹,都給身為「尋茶人」的Pedro的人生留下了太多回味無窮的幽香,也讓他尋找來的茶葉有了自己的故事。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Hemmerle-Jewellery

百年珠寶品牌的詩意訴說

Norlha

高原上編織的珍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