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_wallpaper_Paul-Highnam

英倫牆壁上的中國風

歷史上曾風靡歐洲的中國風壁紙, 仍在英國一些古老建築中展示著精緻的異國情調, 並與當地的美學文化完美地融為一體。

英國國民信託組織(The National Trust)核心館藏管理人員Emile de Bruijn說:「中國風壁紙是一種活在當下的傳統。」他認為這種美麗的壁紙是一種令人歎為觀止的文化遺產。「一種橫跨中西的世界級景觀。」自十六世紀起,從亞洲至歐洲的海上航路被打通了。從葡萄牙、西班牙、荷蘭到英國,歐洲人很快對這些來自遙遠東方的文化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和仰慕之情。Emile說,絲綢、瓷器、漆器和中國風壁紙在那時是「令人驚歎的高科技奢侈品。」

壁紙_Paul-Highnam
在十八世紀四十年代,將中國版畫當成壁紙對稱貼在墻上的做法是中國風壁紙的前身,畫面上描繪著中國著名小說中的場景。照片由 Paul Highnam 拍攝

中國風壁紙由當時的中國工匠繪製製作,並根據歐洲人的審美進行了創作手法和風格的調整。中國人喜歡在牆壁上懸掛花鳥山水畫,歐洲人希望將這種東方的裝飾方式引入西方,再與原有的室內裝飾相融合,中國風壁紙就這樣誕生了,它像超大面積的中國畫,更像是壁畫。

有些壁紙上還繪製有當時中國人的社會萬象,衣著華麗的才子佳人,市井街頭的生活百態,這為西方人打開了一扇了解當時中國社會的窗口。「它反映了社會各個階層,每個人都有自己在社會中的角色,大家和諧地生活在一起。」下面是Emile在採訪中和我們談及的英國五處裝飾有中國風壁紙的建築,讓我們共同欣賞一下吧!

哈伍德宮

Harewood House was completely furnished by famous furniture-maker Thomas Chippendale, including the Chinese wallpaper.
Harewood宅邸,其內部由英國最著名的家具匠人Thomas Chippendale設計,正是他選用了中國風壁紙。

Harewood宅邸位於英格蘭西約克郡,建於十八世紀中期。英國近代史上最著名的家具匠人Thomas Chippendale將這裏打造成了一處「美不勝收的十八世紀室內裝飾典範之作」。Emile告訴我們,除了家具,Chippendale還為這棟建築提供了中國風壁紙、絲綢和廚房用具等。

色澤明亮的壁紙上繪製著一派繁榮的景象,青瓦白牆的房屋矗立在河流兩側,工匠、農戶、商販忙碌奔波著。

Chippendale用雅緻華麗的綠漆描金家具與壁紙上的藍天綠樹相呼應,讓畫面上的生活氣息自然過渡至現實中。「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展示出中國的物品是如何與英國當地仿製的東方風格物品相互融合在一個空間中。」

牆紙Harewood House, with mid-18th-century Chinese wallpaper and a mid-19th-century handwoven French carpet.
Harewood宅邸內裝飾有十八世紀的中國手繪壁紙和十九世紀中期的法國手工編織羊毛地毯。照片由Harewood House Trust提供
牆紙Depictions of Confucian society illustrated how workers of all classes harmoniously lived together.
壁紙上栩栩如生地描繪出當時中國人的生活百態,有著珍貴的歷史價值。照片由Harewood House Trust提供

彭林城堡

牆紙 壁紙Thomas Hopper designed Penrhyn Castle in the Neo-Medieval style.
著名建築設計師Thomas Hopper設計了新中世紀風格的彭林城堡。©National Trust Images/John Millar

十九世紀三十年代,位於威爾士北部,以新中世紀風格而著稱的彭林城堡落成了。當時最受國王喬治四世青睞的建築設計師Thomas Hopper,設計了整座建築和其中所有的家具,其中就包括三間裝飾有中國風壁紙的房間。

「為甚麼要在一座中世紀城堡中裝飾中式壁紙呢?這說明中式壁紙在當時英國是組成高端奢華的重要元素。」Emile例舉了一間居室,壁紙上描繪了一座美麗的中國花園,裏面有太湖石、池塘、花鳥和蝴蝶,繽紛艷麗的色彩充滿了濃郁的異域風情。

牆紙 壁紙 State Dressing Room, early 1830s.
彭林城堡中裝飾著來自中國的花鳥手繪壁紙的臥室。照片由 Paul Highnam 拍攝
wallpaper_Paul-Highnam
彭林城堡中兩間裝飾著來自中國的花鳥手繪壁紙的臥室。照片由 Paul Highnam 拍攝

索爾全姆別墅

壁紙 牆紙 Saltram House, from the King George II era.
Saltram宅邸興建於英王喬治二世時期。©National Trust Images/Chris Lacey

索爾全母宅邸興建於英王喬治二世時期,位於英格蘭西南部的德文郡。曾有建築評論家說它是「德文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鄉間別墅。」房間牆壁上那些中國版畫的拼貼畫,是中國風壁紙的前身。版畫像瓷磚一樣被一塊塊買回來,然後拼貼在牆壁上。

「許多這樣的版畫在如今的中國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只能在歐洲的老建築中看到它們的身影。」 Emile說,可能當時的房主並不知道這些版畫上描繪的究竟是甚麼,其實它們表現的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一些文學著作,例如:《三國演義》。此外,還有一些神話傳說中的場景,有著很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牆紙 壁紙 Chinese Dressing Room, probably 1740s.
製作於十八世紀四十年代的中國版畫,被當成壁紙貼在了墻上。照片由 Paul Highnam 拍攝
牆紙 壁紙 Probably 1760s, wallpaper painted on silk with scenes of tea taste-testing.
繪製於十八世紀六十年代的絲質壁紙上,展現著當時中國人製茶的場景。©National Trust Images/Andreas von Einsiedel

貝爾頓宅邸

壁紙 牆紙 Belton House, built by Sir John Brownlow, 3rd Baronet, in the mid-17th century.
貝爾頓宅邸由Baronet男爵三世興建於十七世紀中期。©National Trust Images/Megan Taylor

貝爾頓宅邸由John Brownlow男爵三世興建於十七世紀中葉,其中的臥室鋪滿了雅緻的中國風壁紙,畫面上的人物在林間嬉戲遊玩,還有小商販在叫賣。樹上停棲的鳥兒,孩童好奇的眼神,貴婦頭上的珠釵,細節生動豐富,是一幅難得一見的中國十七世紀風情畫。

這些中國風壁紙也直接反應出了當時的室內裝飾風格。它們融合了洛可可、新古典主義和維多利亞風格,並一直延續至二十世紀。在裝飾有中國風壁紙的房間裏,還有許多其它亞洲元素與壁紙相呼應,如:漆器和家具上的中式印花棉布。「這些奇妙的元素幾乎變成了全英國和整個歐洲的流行趨勢。」Emile介紹說:「當貝爾頓宅邸在1840年完工時,這些中式元素已經在英國成為高品位的一種象徵。」

牆紙 壁紙 wallpaper_©National-Trust-Images_Andreas-von-Einsiedel
至十九世紀中期,中國風壁紙在歐洲上流社會已經成為一種奢華的象徵。©National Trust Images/Andreas von Einsiedel
牆紙 壁紙 wallpaper_©National-Trust-Images_Martin-Trelawny
十九世紀四十年代的中國壁紙,背景中被誇大的竹子和鳥兒,讓畫面充滿了奇幻感。©National Trust Images/Martin Trelawny

伊瑞丁宅邸

The Erddig House, built for the High Sheriff of Denbighshire.
Erddig宅邸建於十七世紀中期,是登比郡高級警官的私宅。©National Trust Images/John Miller

伊瑞丁宅邸位於英格蘭東北部的威爾士,建於十七世紀中期,是登比郡高級警官的私宅。在這座宅邸中,中國風壁紙有著很獨特的呈現。一幅幅由中國畫師繪製的壁紙,如中國傳統建築的花窗般開放在牆壁上。透過這些圓形和方形的「窗」,我們可以看到遠處的風景和庭院,還可以看到人們在勞作,有人舂米,有人織布,充滿了溫馨鮮活的生活氣息。

「這真的很像窗戶。」Emile說,十七世紀的英國園林曾深受中國風的影響,在原本很對稱規則的模式中添加了更自然和不對稱的元素。「如果你看向真正的窗外,可以看到外面自然的園林景觀。如果你看到這些壁紙,會看到另一幅中國風景。」

State bedroom, 1770s; bed upholstered with Chinese silk and imitation lacquer chairs 1720s.
中國手繪壁紙局部,花瓣和鳥兒羽毛上的細節清晰可見。照片由 Paul Highnam 拍攝
牆紙 壁紙 wallpaper_Paul-Highnam_08
中式壁紙通常由真絲製成,圖畫蘊涵著豐富的中國文化,與英國傳統家居和戶外園林相得益彰。照片由 Paul Highnam 拍攝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