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心而舞

九年前,一位十六歲的花季少女為了追逐心中的舞蹈夢,從中國來到了美國。如今,她不僅實現了自己當初的夢想,還收穫了生命中更多的成長與感悟。

2015年,舞蹈演員秦歌的身影出現在了美國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的海報上,向全世界觀眾們展示著中國古典舞的悠遠韻味和優雅風姿。那是秦歌第一次成為了「神韻」的形象代言人,這個總部位於紐約的藝術團體以正統中國古典舞為主要表演形式,是秦歌九年前從中國來到美國後,一直把其當成家的地方。

秦歌在舞臺上的精彩表演,她說:「舞蹈是動態的藝術,不是一個定格的舞姿,更重要的是傳遞一種舞蹈的感覺。」 ©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登上海報讓我覺得很興奮,不過也真的有壓力。我希望自己真的是一個合格的、好的形象代表,可是又覺得自己還不夠好。這更像是一種動力吧!促使我去做到更好。」秦歌笑了笑,平靜地跟我們談起了自己當時的心情。從2008年離開家人的呵護,隻身來到紐約,九年的時光,讓秦歌從一位懵懂的花季少女成長為了如今我們面前成熟自信,落落大方的舞蹈明星。這期間巨大的轉變,又是怎樣一步步實現的呢?

思忖了片刻,秦歌回答說:「改變肯定是各方面的了,從舞蹈方面來說,海報上的照片其實說明不了甚麼。舞蹈是動態的藝術,不是一個定格的舞姿,更重要的是傳遞一種舞蹈的感覺。直到近一兩年,我覺得自己好像才真正知道了甚麼是跳舞。之前可能就是動動手、動動腳,看上去姿態美就行了,內心沒有真正去深入的揣摩、體會過。現在明白跳舞不只是活動身體四肢,而是跳之前,頭腦就要先去想了,我要表現甚麼,怎麼去表現。然後,身體再跟著內心去動。」

秦歌笑稱這種對舞蹈理解的變化,讓她跳舞時從「身累」變成了「心累」。「現在跳舞時,情感上的投入應該是多過體力上的投入了。感覺自己真正的在釋放,把內心抒發的比較流暢,跟觀眾有了一種交流。」秦歌說,她真正懂得和敢於在舞蹈中釋放自己,是始於出演前年「神韻」巡演時的一個節目——《三打白骨精》。出生在中國大陸的秦歌從小便聽過這個來自中國古典名著《西遊記》中的故事,可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在舞臺上扮演其中的大反派「白骨精」。

「我之前扮演的角色都是比較純正的,仙女啊!古代仕女啊!第一次演妖怪,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那些動作眼神完全做不出來。直到有一天,一位指導老師的話點醒了我。」秦歌說,那位老師告訴她,能演好反面角色,才能更好的表演正面角色,有了邪的對比,才更能知道甚麼是正。「我當時就想,哇!真是這樣啊!我開始回想自己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劇、動畫片,琢磨白骨精的樣子,就真的放開了。」這次經歷讓秦歌領悟到了如何在舞蹈中去表演,而不僅僅是做動作。

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秦歌。照片由Larry Dai拍攝

隨著秦歌演出經驗的豐富,表演能力的增強,更多的責任和承擔也落到了她的肩上。除去做為舞蹈演員參加日常的練習和排練,性格成熟獨立的秦歌還逐漸擔當起了隊長、助教等職務。「我們團裏的演員們,平日裏排練、生活都是在一起,所以從舞蹈和日常生活兩方面都要去關注其他人。我有時會告訴剛來不久的成員們,行為上不要那麼自我,自己想做啥就去做啥,這種心態在『神韻』會直接影響到臺上的表演。我們的舞蹈基本都是集體舞,動作需要整齊劃一,這並不是靠整天練習練出來的,而是大家在舞臺上自然地互相關注著對方,讓動作和別人呼應起來。這種習慣平日就得養成,總是不管不顧別人,到表演時,怎麼能整齊得了呢?」

秦歌同時告訴我們,這種對他人的關注,對舞劇表演中塑造人物是非常有幫助的。「可能因為我經常在關注團員們的狀態吧!時間久了她們一個眼神,一個表情不對勁兒,我都能感覺出來,她可能遇上了甚麼困難,心情不好了,等等。這樣的小細節看得多了,對我表演一些角色時很有啟發。有時真就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動作,反倒特別能讓觀眾感受到人物的心理,甚至比跳兩分鐘都有效果。」秦歌說,儘管她可能因為這些額外的工作,多付出了一些時間和精力,但同時也得到了相應的鍛鍊,讓自己心理更加成熟,考慮問題更加全面,而這些最終又都會體現在舞蹈的表演中,不知不覺中就實現了提升。

「跳之前,頭腦就要先去想了,要表現甚麼,怎麼去表現。」秦歌笑稱對舞蹈理解的變化,讓她跳舞時從「身累」變成了「心累」。照片由 Larry Dai拍攝

另一件讓秦歌感覺對舞蹈技藝提升有很大幫助的事,就是做助教的經歷。「當老師的過程真讓我覺得自己最終學到的,比教給別人的還多。要提前備課,過去自己早已會做的動作,現在要從頭開始研究,怎麼發力,發力點在哪?有時看到學生做的不對勁兒,可就不知道是哪裏的問題?要自己回去反覆琢磨。」而「言傳不如身教」這句話在舞蹈教學中似乎又得到分外地體現。「有時不用刻意去教年輕的團員,只要我們自己在練習時做出的動作好看,她們就會主動來跟著學。」秦歌坦言,自己做為老團員是有一種榜樣的作用的,要讓後來者看到之前有人做到了,然後相信她們自己也可以做到,這樣整個團體才會不斷的進步,為觀眾呈現出越來越精彩的演出。

秦歌(中)在2016年神韻藝術團全球 巡演中領舞舞蹈「為神歡歌」。 ©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回想自己當初從中國來美國學舞的經歷,秦歌覺得可能許多人會不理解,中國古典舞為甚麼要到海外學呢?「這其實也是很無奈的事,中國大陸在經歷了文革之後,很多傳統的東西都遺失了。現在更是追逐金錢啊!名利啊!很少有人去想怎麼表演正統古典的、純善純美的東西。對於中國古典舞這種由心而發的藝術來說,如果內心的品格道德達不到中國傳統文化中所要求的『仁義禮智信』等,那是不可能表演出正統的中國古典舞的。我想我能來『神韻』是件很幸運的事情,在這裏我能體會到中國五千年文明是多麼了不起。」

秦歌還用西方的芭蕾舞做對比,來說明中國古典舞的獨特之處。「按照我自己的理解,芭蕾是直線式地描述事情,就像它的動作一樣,很規範的一、二、三,都是固定的。所以用芭蕾來講述一個場景,一段故事會有種比較模式化的感覺,就像《天鵝湖》,白天鵝、黑天鵝始終都是那個樣子。中國古典舞就不同了,一個人物可以有無數種方式去演繹,包括不同的演員如果對這個人物的理解不同,都可以添加上自己獨特的元素。在藝術上會有更多表達自己的空間,傳遞更豐富的信息,讓觀眾也會感受到更多不同的東西。」

在灑下了辛勤的汗水,歷經了各方面的磨礪之後,如今的秦歌已經把跳舞變成了一種享受,甚至有時休假了沒練舞,都會感覺日子過得很空虛。她說:「只要有可能我就會一直跳下去。中國的歷史那麼長,那麼豐富,拿出一點都可以上演一臺精彩的演出。我們每年都會再去嘗試一些新的技巧和編排,去不斷探索新的東西。在這個過程中把失落的傳統文化一點點復興回來。這份責任感和使命感讓我願意一直跳下去,讓全世界的觀眾每年都可以感受到中國古典舞和傳統文化的美好。」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