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oiserie-de-Gournay

牆壁上的藝術

可不可以想像有這樣一種美,它能吸引人遠渡重洋,來到異國它鄉苦苦尋覓。在失敗之後,又不惜耗費數十年光陰,讓它的絕世風采重現於世。這就是de Gournay和它的中式手繪壁紙。

誕生於英國的手繪壁紙公司——de Gournay,目前在它的靈感發源地中國,也擁有了位於上海的一家店面。當每日絡繹不絕的顧客來到店中,久久地徘徊在那些精美絕倫的手繪壁紙之前時,總會有人向店主,也是de Gournay品牌的擁有者之一,Dominic Gurney提出這樣的問題,「Dominic,我太喜歡你們的英國設計了,不過很奇怪,好像類似的東西,我們中國也有。」每當這時,Dominic總是會心一笑,同時滿足地長舒一口氣,關於de Gournay的故事,即將為您展開。

de Gournay wall paper
牆紙: Hand-painted Jardinieres Citrus Trees on Custom Silver Metallic Xuan Paper; 攝影 Marc 和 Sunna Van Praag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倫敦,一位英國註冊會計師想修復他家中那些古老精美的中式手繪壁紙。這種曾在十七世紀風靡整個歐洲的中國藝術風格,用沉靜自然的美陪伴他走過了許多個年頭。出於由衷的欣賞和感激,他想讓它們歷久彌新地保留在家中。然而,這個簡單的想法,卻讓他成就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全新事業。這個人就是Dominic Gurney的叔叔——Claude Gurney。

de Gournay wallpaper
Dominic Gurney (右圖)是Cecil Gurney (左圖)的侄子。 de Gournay 是他們的姓氏在1066年之前法國諾曼第人時期一個更浪漫的版本。

「那是1986年,我正在學習法律。也幫著叔叔和奶奶一起去東方找這種壁紙,結果最後,這成了我們全家都熱衷的興趣愛好。」當時,Gurney一家並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他們會開辦一家製作和銷售這種手繪壁紙的公司。而促成他們做出這個決定的,正是他們來到壁紙原產地中國時,所經歷的一系列「離奇」遭遇。

興致勃勃的Gurney一家人首站選擇了中國的貿易中心上海市,這裏所臨近的江蘇省有上千年的絲綢製作歷史。但當他們來到一家家,他們認為可以輕而易舉製作壁紙的廠商時,眼前出現的景象讓他們傻了眼。所有人都會問他們一個同樣的問題,「你們想買幾千件?」對於這樣的問題,Dominic有些哭笑不得。他開始瞭解到,剛剛敞開國門的中國,當時一切工藝品的生產製作都是圍繞著國外的大宗訂單。而那些曾經工藝水平高超,又同時能在色彩圖案、設計用途等多方面滿足西方人審美觀的經典產品,早已被淹沒在歷史中,蹤影全無。

這說起來也不奇怪,「這種精細又頂級的藝術品是不會誕生於沒有安全感的社會環境中的。如果你的工作不穩定,隨時可能飯都吃不上,不停地經歷各種人生變故,你是不可能有那種穩定平和的心態來鑽研藝術的。我們現在的很多工作人員,都在這裏工作了二十年以上,他們的水平比剛開始時有了長足的進步。」說到這裏,Dominic的語氣很無奈,因為生活壓力的緣故,看來想在中國找到當年風行歐洲的手繪壁紙,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了。

de Gournay wallpaper
牆紙: Hand-painted Jardinieres Citrus Trees on Custom Blue Green Williamsburg; 室內設計 Di’Zai’n, 香港

Gurney一家對那些中國廠商們說:「你們可以用做這幾千件產品花的功夫,就去為我們做一件,那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但說這話的同時,他們的心中早已達成共識,讓我們自己行動起來吧!既然決心已下,Gurney一家開始從採購者轉型為學習者,他們去訪問所有那些看似和手繪壁紙有關聯的廠商。「那時,江蘇省的工廠都在製作一些類似中國畫卷軸和裝飾風箏的工藝品,比方說,來一萬隻「馬」,一萬隻「蝴蝶」這種生產。這些產品的生產工藝看似和我們想要的東西有些關聯,但當你坐下來想跟他們談談關於手繪壁紙的製作時,所有人立即會面無表情地看著你。」

de Gournay Wallpaper
牆紙: Hand-painted Askew on Apple Green Williamsburg; 設計 Alison Henry

「這真是讓人很沮喪,我們沒辦法讓他們理解我們的想法。」更況且,一直將手繪壁紙視為藝術品的Gurney一家,也難以接受他們鍾愛的壁紙,被當成流水線上的商品一樣去海量地生產。他們一定要讓人們意識到手繪壁紙的藝術價值,把它當做一種真正的藝術創作,而不是技術上的某道工序。他們回到英國,在完全不考慮經濟利益的前提下,苦心鑽研了四、五年的時間,來一點點找回這些「失落的文明」。「我們是在試著生產一種你可以拿來裝飾牆壁的產品,但是,如果你想深入挖掘,那就有太多層面了:背景的色調,顏料和圖案的歷史感,藝術家們的個人造詣,不為人知的繪畫技法,以及我們如何將一種古老的、傳統的產品引入現代社會。」就這樣Gurney一家慢慢地接近了他們想要的目標。「我們正把英國取得的研究成果又帶回中國。我們試著找出那些具備技能,自己卻不知道可以用來做壁紙的中國人。這有點像教一個從未造過船的好木匠如何去造船。」

de Gournay Wallpaper
牆紙: Hand-painted Hampton Court on Vivid Olive India Tea Paper; Kimberley Hall, Norfolk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