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r-Arbel_Bocci-Mallet

心中流淌的光芒

Omer Arbel從小對光線就有著遠勝於常人的敏感。他說,燈光在他心中好比是觸手可及的液體,千姿百態地盛放在房間這個大容器中。

對光線的敏銳,並未讓Omer一開始便投身燈具行業,他的職業生涯是從建築開始的,相繼在Miralles Tagliabue和Patkau建築公司工作過。2005年,Omer創立了自己的Omer Arbel Office(AOA)。這是一間在業內頗具新意的設計工作室,打破了工業設計、材料研究和建築領域的界限,讓三者自然地溝通融合。同年,Omer終於將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運用到了事業中——BOCCI燈具公司誕生了,它標誌性的手工玻璃圓球燈具,如今早已出現在各類出色的室內設計項目中,並贏得了國際聲譽。不過,更多人聽說Omer的名字,還是因為他設計了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的獎牌。

跨越建築與工業設計

現在的Omer在工業設計和建築行業之間瀟灑地遊走著。功成名就後,他更注重承接的項目是否符合自己的理念,所以有時會同時做三個項目,有時半年都沒有一個。他對自己工作的最滿足之處在於,它們都與探求和創造美有關。「對我來說,建築和設計之間是沒有明確界限的。唯一真正改變的是大的社會政治背景,這會導致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發生一些變化。但我們在思考一個項目時,用的還是一個思路。儘管生產流程和材料研發的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複雜,本質一直還是那個樣子。」

儘管核心思路始終如一,Omer有時也會在選擇建築項目和工業設計之間舉棋不定。「從生活方式的層面來看,我更喜愛工業設計;從生存的現實來看,我覺得建築更重要。但如果僅僅當一位建築師,不去搞設計,我會更加無法忍受。也許目前這種工作方式,對我來說是很好的一種平衡。」

Omer不否認自己偏愛工業設計,是因為在建築行業打拼多年之後,所形成的一顆敬畏之心。在他的眼中,龐大的建築終究比一件居家的工業設計品要嚴肅的多。「建築有更多發展變革的空間。它直接影響著人們的生活,並用更深遠的方式改變著一座城市。它的誕生必然是一個更加漫長和痛苦的過程。」相對於責任重大的建築行業,Omer談起BOCCI燈具時變得更加輕鬆和愉悅,這些明亮的玻璃球,在他而言,如一個個放飛夢想的氣泡,有著記憶中獨一無二的特質。

Omer-Arbel_Bocci-Mallet_01
懸掛在Mallett古董店內的BOCCI 28系列燈具。手工打造的玻璃燈,每一個都有獨一無二的形狀。

靈性來自獨特性

就在去年,也就是Omer38歲時,他收到了一份意外的生日賀禮。位於倫敦的Victoria and Albert博物館將Omer設計的BOCCI燈具納入其中。這座高達30米的燈具作品由280個五彩繽紛的球形玻璃吊燈組成,閃耀在由頂及地,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銅絲上,蔚為絢麗壯觀。「我一直很仰慕Victoria and Albert博物館,它像是一部近現代設計藝術的編年史。在這樣一個業內舉足輕重的地方擁有一席之地,像是來到一處分水嶺,讓我的燈具設計從個人興趣走向了專業級別,這真的讓BOCCI不拘一格的製作方式得到了認可。」

Omer所說的不拘一格是指他製作BOCCI燈具時,不斷探索和創新的過程。「四年前,我們開始研發一種新材料。探究它的特性,然後制定一些參數,考慮它的製作流程和工業用途。我們甚至不知道甚麼時候能研究出個結果,這種材料究竟能不能用在燈具、雕塑、製造業或是建築工程上。」這種在他人看來漫無邊際的求索過程,恰恰是Omer心中一件產品的靈魂所在。

「人們已經失去了對一件物品所擁有的自然之力和靈性的關注,而我希望能重新找回這種尊重。我們應該慎重地選擇我們使用的物品。如果我們能把它們當做自己生活中的伴侶,那我們的世界會變得更加豐富多彩。」Omer為我們打了個比方,這種差別好比去麥當勞吃快餐和用自家種的蔬菜精心烹製的菜餚。「吃自家菜餚時,你的感知能力會提升,因為你在其中付出了那麼多的心血,吃起來味道自然不同尋常。」

可惜在如今的市場上,大量充斥的依然是強調高效生產,模式化的工業流水線產品。Omer這種製造理念無疑顯得有些特立獨行和理想化,但正是這些特質讓BOCCI燈具從鋪天蓋地的工業產品中脫穎而出,成為了能走進博物館的藝術品。即便面臨著批量生產和經濟效益的現實問題,Omer依然盡最大努力讓每件產品與消費者之間都可以產生某種情感連繫,這在製造BOCCI燈具時,會表現為讓每盞燈都具備獨一無二的個性。「如果每個燈都是相同的,那我們為甚麼要偏愛其中的一個?」Omer認為大批量生產的工業產品,已經讓人們對唾手可得的、一模一樣的物品和資源絲毫沒有了新鮮感和珍惜。「我們過度消費了世間的物品,也幾乎過度消費了我們周圍環境中的一切,這是應該作出改變的。」

如果想讓工業製品改變千篇一律的面貌,那豐富多彩的大自然恐怕是最好的老師。Omer目前正在為米蘭設計展開發一款花藝風格的燈具,安裝完成後如一棵美麗的樹。上面的玻璃葉片是一種如三明治般的三層玻璃材質。2015年1月,Omer又在巴黎發佈了一款創新型的吹製玻璃產品。其製作中使用的陶瓷纖維耐熱性絕佳,足以承受3,000攝氏度的高溫。「這種材料真是太棒了,它可以像家具軟包面料那樣縫製、塑形。我們先用它做好造型,再把燒融的玻璃吹進去。這樣得到的造型自然很獨特。成形的玻璃表面還會留有陶瓷纖維的紋理,效果非常自然。」

這種讓Omer無比興奮的新工藝,是BOCCI燈具獨創的。「我一直嘗試在獨特性上下功夫,而不是隨大流。我願意去創造那些前人從未做過的東西,因為它們值得讓我付出更多。」說這句話時,Omer的眼中如明亮的燈火般閃爍著光芒。祝願他旗下的BOCCI燈具可以在未來點亮更多人的生活。

Omer-Arbel_Bocci_Daytime
倫敦Victoria and Albert博物館內,由Omer設計的吊燈。由280個五彩的球形玻璃吊燈組成,閃耀在高達30米,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銅絲上,蔚為絢麗壯觀。

攝影 Gwenael Lewis; Milos Tosic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