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邑美酒琥珀光

採掬泥土的芬芳,在風雨與陽光的孕育下,晶瑩欲滴的葡萄掛在了翠綠的籐蔓上。它們將會經歷溫和的壓搾,自然的發酵,雙重蒸餾和在橡木桶中的悠長歲月,最終化做調配干邑的原酒——「生命之水」

提起干邑,人們自然會想到香醇的美酒,事實上,干邑本是位於法國西南部一座小城的名字。這裏有得天獨厚的砂質土壤、溫和的氣候,是最適宜種植葡萄和釀製葡萄酒的地區之一。這裏出產的干邑是品質最好的葡萄白蘭地,也就是以葡萄釀製並經過蒸餾勾兌的烈酒。

18世紀前,法國出口的葡萄酒因酒精度低往往經受不住長途運輸而變質。為了解決這一難題,人們採用了「二次蒸餾」來提高酒精含量,到達目的地後再稀釋復原。這種二次蒸餾的白葡萄酒便是早期的白蘭地。9公升白葡萄酒經過兩次蒸餾程序後,只能釀製成1公升干邑白蘭地,酒精度也會從7%升至70%。這時酒漿會變得清澈透明,散發出變化萬千的香氣,法國人稱之為「生命之水」。

Borderies葡萄園――景色如畫的法國鄉村中,被授權生產干邑的六個區域之一。照片由Camus提供

生產優質干邑的過程中,這些寶貴的「生命之水」會經過調配後裝入橡木桶封存至少兩年。「生命之水」會在這期間經歷一系列微妙地變化:原本無色無味的清澈烈酒,慢慢汲取橡木的顏色和香氣,呈現出誘人的琥珀色;透過橡木的氣孔,一部份干邑隨著時間流逝而蒸發,儲藏年份越久揮發得越多,降低了干邑的酒精度之餘,也使它的香氣變得更加醇厚,這被浪漫的法國人稱為「與天使分享」。正宗的干邑必須符合三個條件:產自法國干邑區,經過二次蒸餾和在橡木桶內陳釀兩年以上。

如今的干邑已是享譽世界的美酒佳釀,而出產干邑的法國干邑地區則早已成為一個知名的酒文化發源地,醞釀了眾多的干邑頂級品牌,吸引著絡繹不絕的遊客、酒類收藏家和愛好者前來參觀品嚐。

這份醇美悠長的酒香也把我們也吸引到了這裏,沒有甚麼比在一個明媚的夏日裏,乘著法國鄉村的清風於古老城堡的農舍間漫步更浪漫的事。大片的原野呈現著一年中最濃烈起伏的綠色,兩旁的葡萄園已經掛上了串串果實,嬌嫩欲滴的模樣流露出美酒一般的誘人芬芳。

也許在一個普通遊客的眼中,聞名於世的干邑看起來和其它的法國小鎮沒甚麼不同。灰白老舊的建築頭頂在歷史浸潤下變成紅褐色的瓦片,在街道兩旁波瀾不驚地矗立著,直到眼前出現了一座門楣上擁有一個人頭馬標誌的大宅——這裏正是享譽世界,迄今已有三百年歷史的「人頭馬」(Remy Martin)總部所在地。那一瓶瓶閃爍著琥珀光彩,盛放在華麗Baccarat水晶瓶內的「人頭馬路易十三」干邑正是從這裏誕生的。

酒廠內是熱情接待我們的工作人員,在他的指引下,我們懷著近乎朝聖的心態,小心翼翼地踏入了「人頭馬」的酒窖。與普通的儲存葡萄酒的地窖(Cave)不同,干邑的酒窖(Chai)都設在地平面以上。接待人員告訴我們,這是因為調配干邑的「生命之水」需要呼吸更多的新鮮空氣。昏暗的燈光下,數不清的、落滿灰塵的橡木桶靜靜地安臥在那裏,就這樣安詳地度過幾十年的春秋。也許誰也想不到,「人頭馬」成百上千種的干邑調配,都出自一位經驗豐富的女釀酒師Pierrette Trichet之手,這在目前的干邑世家中可是獨一無二。

舉世聞名的路易十三干邑,由「人頭馬」釀製,內含歲月久遠的「生命之水」。照片由Remy Martin提供

離開「人頭馬」,干邑小鎮上空高高飄揚的「軒尼詩」(Hennessy)旗幟,讓我們干邑之旅的第二個目的地變得顯而易見。作為世界銷量第一的干邑品牌,「軒尼詩」擁有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陳年「生命之水」收藏,也是干邑行業標桿之作——XO的創始鼻祖。它的品酒室、陳列室和博物館以及一小部份酒窖,分列在干邑的母親河——夏朗德河的兩岸,之間有「軒尼詩」專屬的遊船擺渡。

在河上漂流了片刻,我們走進了「軒尼詩」的品酒室,專業的品酒師早已恭候在這裏,為我們進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品酒培訓。原來品嚐干邑不僅僅是一門技術,更是一門藝術,當琥珀色的酒漿被倒入鬱金香形狀的高腳杯裏,那股濃郁醇厚的酒香也被悄然地收入了花苞中,直到飲下的一刻才會如煙花般綻放。品酒師告訴我們,每一種「生命之水」都要在品嚐三次後才能給出一個公正的評價,然後去決定選擇甚麼樣的橡木桶來放置。

學會了如何品酒,下一步自然就是自己當回調酒大師了。我們慕名來到始創於1863年的卡慕(Camus)干邑釀造坊,這座老舊的建築,正如這傳承了五代人的品牌一樣,滿懷著對先輩們的仰慕和敬意。調酒室準備好了來自各個地區和不同年份的「生命之水」。在調酒師的指導下,大家各顯身手,把自己剛剛學到的關於干邑的各種知識,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找到喜歡的搭配比例後,在不同的酒桶前用量瓶盛裝,然後倒在一起輕輕晃動後,注入一個酒瓶中,貼上標籤放入精美的木盒,自製的XO就大功告成了。而我們的干邑之旅也在一片收穫的喜悅中告一段落。

回想起干邑那細密繁複的千般滋味,不由讓人驚歎,這一瓶握在手中承載著歲月精粹的干邑,凝聚著天賦的靈感,更在這二者間不斷追求著完美與和諧的真諦。幽默的干邑人說:「干邑釀造起來其實很容易,只要你有全身心投入其中的父親、祖父和曾祖父就可以了。」在干邑地區,無論是享有國際聲譽的干邑世家還是鮮為人知的家庭作坊,無論是最普通的葡萄種植者還是製作橡木酒桶的工人,都無比熱愛著帶給他們驕傲和自豪的珍貴干邑。他們從心底敬重承傳至今的傳統工藝,滿懷著一顆對上天及前輩賜予的感恩之心。也正因如此,干邑的酒香才會如此深邃悠長,歷久彌新地散發出顛倒眾生的恆久魅力。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