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maison du trois thés

一盞清茗覓知音

訪巴黎左岸「桃花源茶坊」茶主曾毓慧

古時中國的文人雅士,必與一盞清茗相伴。泡茶品茶的過程恰如書寫與賞析一篇美文、一首詩歌。

使用何種水質的清泉,沖泡幾水方可細品,其中的講究,似字句的斟酌,意韻的推敲,來不得半點兒馬虎。

如今的中國,正統的古典茶文化早已漸行漸遠,在與發源地遠隔千里的西方更是鮮為人知。然而有這麼一個人,她不惜花費二十年的光陰,用堪比法國人品鑒美酒的熾熱情懷,將對茶的眷戀與沉醉帶到了巴黎左岸,這裏是「桃花源茶坊」(La Maison du Trois Thés),她則是法國人口中的茶主(Maître Tseng)曾毓慧。

La maison du trois thés.
茶主曾毓慧. 照片由 Laure Fu 拍攝

童年記憶藏真味

曾毓慧出生在山清水秀的臺灣南投。她的母親一家從福建安溪遷徙至此,三代傳承製作茶葉。記憶中,她在三四歲時便常常獨自在家園周圍的大山中玩耍嬉戲,那氤氳在山野間的靈動氣息,正是她對味道最初始的感受與體悟。

成長至少年時代,曾毓慧更多地泡在自家的茶園裏,她如著迷般的欣賞著整個製茶的過程。任何種類的茶葉她都會急不可待地拿來品嚐。問起她當時對茶的感受與理解,她說:「很簡單,就覺得很美味啊!」

如今,她的對茶的領悟堪稱出神入化。她說,從沖泡的那一刻起,茶葉的香氣每一秒都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她特意請我們品嚐她的武夷巖茶,清澈的茶湯先被注入了聞香杯,又被轉入飲杯。此時,那早已倒空的聞香杯裏散發出不可思議的濃郁香氣,我們忙著去吸納這片刻的芬芳,早已忘記去細品其中的層次和變化。

可曾毓慧卻不慌不忙,隨時間推移,具體地描述出了每一次香氣的變化。「雨後泥土的味道」、「菌類的味道」、「森林的味道」、「礦石的味道」,儘管這些描述不盡詳實,卻總是說不出的妥貼,讓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們佩服不已。

La maison du trois thés
La maison du trois thés。照片由 Laure Fu 拍攝

借茶會友覓知音

愛茶如命的曾毓慧總是茶不離身,就連去飯店吃飯也會帶上自己的茶葉,每當桌上的美食與她手邊的香茗發生奇妙的化學反應時,總能吸引眾多名廚和饕餮客們主動現身。攀談之後,對於飲食趣味的追求與癡迷,讓彼此頓生惺惺相惜、相見恨晚之感,曾毓慧的許多至交好友正是這樣相識相交的。

當初將茶葉帶至法國的曾毓慧,一直對西方人認同茶葉有著充足的信心,尤其是精於美食與美酒的法國人。幾年之後,眾多的法國美食大家果然不出所料地紛紛拜倒在她的茶香之下。從奶酪大師Philippe Olivier,到以追求完美而著稱的巧克力大師Jacque Genin,有的主動來為她的茶搭配茶點,有的找她研究食譜,有的非她的茶葉不取。

對曾毓慧來說,這正是她最幸福的時刻,她喜歡對每一款美食剝絲抽繭,細細品出其中每一份獨特的味道,然後去選擇一款適宜的茶葉來搭配。香料大師Ol-ivier Roellinger曾邀請她為其最出名的一道菜配茶飲。這道菜光香料就使用了二三十種,味道千變萬化。在十年前僅品嚐過這道菜一次的曾毓慧,憑記憶把食材一一列在紙上,花了很長時間終於找出一款與菜品香味變化恰好吻合的茶葉。當兩人相聚在一起共同品味這道香茗佳餚時,驚喜之情無以言表。

La maison du trois thés.
La maison du trois thés。照片由 Laure Fu 拍攝

千般醇香由心來

現在的「桃花源茶坊」可謂遠近聞名,然而,誰又能料想在1994年開張時,這裏曾是何等的慘淡景象。曾毓慧說:「當時來喝茶的記者比顧客多。」

獨自承受著壓力與孤寂,曾毓慧絲毫未曾想過要改變對茶的完美追求。店內木質的桌子和臺階是由古時的木門改造成的,盛放茶葉的茶壇是特別訂製的,秤茶用的天平更是真正的古董,就連紙質的燈罩也由她親手扎製。任何古老的東西都有它綿延千年的源頭,古香古色的店面,再無需任何多餘的雕琢,便足以承當深邃茶香的容器。茶養人不止養於外,且養於內,如碧綠的葉片扎根在水中默默舒展,兀自散發出恆久的淡然芬芳。

曾毓慧說:「做一件事情,就從頭做到尾。」她的店裏有上千種茶葉,單烏龍就有數百種。她堅持參與茶葉從種植到完成的全過程。譬如,烏龍茶從採摘的茶青到製成成茶,需要不合眼地做近一天一夜。她還請我們品嚐了她獨創的金梅茶,由特別的玫瑰和茶葉經過五次浸染而成。製作這款茶葉的起因是她希望找到一種入口帶有果香的花茶。最終,她找到了甜美荔枝味與甘香栗子味的完美結合。而為了這個味道,她整整找了五年。

被問到今後的發展規劃,曾毓慧說:「生命中總會碰到不同的人與事,走到哪裏,就去做好了。」隨緣而遇,隨遇而安,也許這正是她從茶中品出的真滋味吧!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twitter

郵箱訂閱

相關文章

頂級禮帽

慢食生活

Lark-Mason_arts

西鑒東韻

Ellingson_RosaLladro

「瓷情」可待成追憶

All articles loaded
No more articles to load